G.

口红与棒棒糖怎么能兼顾呢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A.W.:

JAC灯_DU『Crazy in Love.』:



萧昱然🐓:



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...



2018-07-15

兔子与狼

*高亮!!是狼英兔米

*以前删掉的中篇,未完结

文/DR

       我竟然喜欢上了一头狼,一头公狼。

       阿尔弗雷德坐在树墩上,盯着他手中的那块带着点血迹的手帕,一头狼会救下他这只兔子已经十分惊悚了,而更为神奇的是这只兔子还发觉自己喜欢上了这头狼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,这简直可以记在森林史里!

       阿尔弗雷德有些沮丧地捂住脸,随即又狠狠地摇了摇头,算啦...

2018-02-22

       “琼斯同学,”我有些怯弱地开口,“你和柯克兰学长关系很好吗?”我刚说完就觉得表达得有些不恰当,但是对方只是毫不思索地,十分自信地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,似乎没有在意我和他不算熟识却问出这样的问题,这也让我放松了一些,我接着问他
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你知道柯克兰学长喜欢什么样的人吗?”问题问出后又紧张了起来,我并不知道我在紧张些什么。
琼斯同学皱了皱眉头,我猜测他可能不知道吧,但接下来琼斯同学就开了口。

    ...

2017-11-05

笨蛋和笨蛋的最可爱

文/DR

*是两个人互相暗恋了很久后刚刚当上恋人时的故事

       「早上好啊!」阿尔弗雷德手指顿在手机屏幕上好一会后终于打出了一个句子来,没过几秒又飞速地删除精光。不对,太僵硬了,根本没有恋人问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 「昨晚一直在想你,有点睡不着,起身到窗外看看风景,一眼就看见了对面洋房上的爬山虎,没有光,它就黑绿黑绿地缠在墙上,但不自觉想起了你眼睛的颜色,那爬山虎就似乎好看起来了」阿尔弗雷德几乎是一打完就开始疯狂地摁删除键。天哪这是什么东西!亚瑟看到了八成会以...

2017-10-06

秘密策划和命中注定(1)

文/DR

*短篇,两发完结

*恋人设定

         阿尔弗雷德·琼斯偷看了亚瑟·柯克兰的日记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就是所有事情的开端。

         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沮丧地想着,他翻了个身,等着亚瑟从浴室里出来,他知道亚瑟需要他的道歉。

      ...

2017-08-20

【米英/英诞】路上的行人

文/DR

普通人设定

他推开椅子,坐在落地窗前,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。

他不知道要做什么,只能给自己泡壶红茶,对着窗外发呆,他这个位置刚好能俯视不远处的一条路,常有小区里的其他居民散步经过那儿,汽车也能通过。

每到这天他都感到无所事事,内心便油生起一阵孤独感,还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一样做了多人份的甜点,他将原因归于自己过于无聊和独角兽突然想吃了,并对于其他的说法矢口否认。

一个行人经过了那条路,那人走路的时候总会轻轻地跳一下,还会踮起脚尖踩到浅浅的水洼里,蓝白相间的伞在他手中转动,时不时还会停下来朝后面招招手,另一把蓝白相间的伞就慢慢地出现在视野之中。

或许他们是兄弟,兄弟之间总是用...

2017-04-23

【米英】这便是结局了

文/DR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从前,有一位绿眼睛的蛋糕店店主,他喜欢将自己每一天发生的事情改编成一个故事,讲述给一些顾客听。

      他爱讲故事,上帝便也赐了他副好嗓音。他讲故事时声音就像雨一样,清脆有带有些隔离感,就像脚踩在水坑中的感觉,就像一把透明的伞。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幻想,轻而易举便可勾起他人的好奇,他淡淡地讲述着他脑中那个神秘的世界,他的每一个故事都会以“从前”开头,用“这便是一切了”结尾。不论有多少听众,他都会在风铃第14次响起...

2017-01-18

【米英】颜色旅行

#米英恋人设定

文/DR

*本文有很多句子是借鉴了的,当时写的时候没有记下来哪些借鉴了哪些,我尽量慢慢补齐qvq

     分开旅行的建议是亚瑟提出来的,不为其他的,单纯是因为两个人在这方面分歧太大了,他坚持要去那个地方,自己也是如此,那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 阿尔弗雷德就这样独自踏上了去日本岚山的旅途。

     “日本的岚山,出名的就是春季时的樱花和秋季时的枫树了,只是可惜了阿尔君错过了樱花最为灿烂的面容,枫树也没到落枫的面容。”本田菊在电话里这样对阿尔弗雷德说,...

2017-01-07

【米英】掌嘴器

#圣诞贺文

#学院米英

     “亚蒂,你有什么想要的圣诞礼物吗?”

      金发蓝眼的美利坚小伙兴致冲冲地坐到英国人面前,他似乎特别重视这一次圣诞节,以至于圣诞节的前两周便打探起了英国人心仪的礼物。
但对桌的人似是没有听见,依旧撑着那张线条精致而柔和的脸望着窗外,他的侧脸安静极了,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,阳光在他那双住进了森林的绿眼睛镀上了一层薄金,即便眉毛粗了些,但在这张姣好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违和感。

      啊,真好看啊。

 ...

2016-12-24

© G. | Powered by LOFTER